北京电缆价格联盟

中兴通讯遭美国封杀,数字货币挖矿来救场!

三方流通2020-10-30 07:50:32


比特币“挖矿”行业火热


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比特币“挖矿”行业也是水涨船高。“不得不承认的是,比特币已经形成了一个有组织有系统的商业世界。”

 

“在浙江温州等地,一批企业主投资上亿元进入‘挖矿’业,而比特币的‘开采’要消耗大量电力,但并没有立竿见影的经济或社会效益。尽管如此,只要你说要‘挖矿’,就会有大笔资金找上门来,很疯狂。”哪怕,这些“挖矿”的企业主们甚至不清楚这些“矿机”在计算什么,是怎样运算的。

“挖矿”是对比特币“生产”过程非常形象的比喻。一个中等规模的“矿场”大约有5万台这样的“矿机”。和以前开采金矿一样,比特币计算需要资源、场地、设备和人力。比特币矿机,就是用于赚取比特币的电脑,这类电脑一般有专业的“挖矿”芯片,多采用烧显卡的方式工作,耗电量较大。用户用个人计算机下载软件,然后运行特定算法,与远方服务器通讯后可得到相应比特币。



而“挖矿”最主要的两项成本就是矿机和电力。其中矿机的成本占到90%,电力占10%。“挖矿”是否赚钱,取决于比特币的价格。一个有5万台矿机的中等规模“矿场”,矿机等硬件的投入大概需要3.5亿元。当矿机的成本锁定后,电价决定了比特币矿场的成本。


2017年9月,比特币的价格约为1.2万美元的时候,一个有5万台矿机的中等规模的矿场大约6个月可以收回成本;当比特币涨到2万美元的时候,大约3个月可以收回成本。“所以现在比特币矿场集中在四川、云南、贵州和鄂尔多斯等电力资源丰富的地方。”


在浙江温州等地,从2013年开始,就有不少企业主投身“挖矿”、比特币交易,时至今日仍旧火热。浙江一家大型企业主表示:“目前投身挖矿的浙江企业主,大都有一定的产业资本积累,是在主业之外的投资。他们大多抱着赌的心态。”


中兴通讯遭美国封杀

真的会休克吗?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网站公告,7年内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出口任何技术、产品。这个禁令制裁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


事情实际上很简单,作为一家在全世界提供通讯设备的跨国公司,中兴通讯99%的产品核心元器件依赖于从美国进口,所以这个禁令内容将让其业务面临瘫痪,也就是其董事长所说的休克。


那么中兴通讯严重依赖于进口的元器件,到底是什么呢?

国产芯片成了中国舆论的焦点,也成了大国崛起的痛点。去年,中国一共进口了3370亿个集成电路(也可以叫芯片),总共花了2600亿美元(中国2017年对美贸易顺差也只有2758亿美元)。

 

大量芯片的完全依赖进口,让中兴通讯陷入被动,但对于中国来说,解决问题的能力还是不容忽视的,我们曾在很强的经济封锁下,完成了“两弹一星”,一个小小的芯片,又算得了什么。


真正的最大玩家进场

区块链行业要翻天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中国解决芯片问题的做法,大大出乎市场意料。没有政府主导的基金,没有给效率极低的国有企业去砸钱,使其集中研发芯片,而是选择了一条令人惊讶的路径。

这还得从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说起。

自从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中国在数字货币市场就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其中一个就是中国市场已经掌握了全球主流数字货币的算力,比如比特币的新增产量的80%以上都在中国。

但中国的矿场并没有掌握到比特币代码的维护和开发权限,这一核心权力始终掌握在美国市场。


由于与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意见不合,去年8月份,由中国矿工主导的比特币分叉币——比特币现金(BCH)诞生,目前该币种的市值已经超过1600亿人民币,在全球数字货币领域排名第四。

这些事与“中兴通讯遭美国封杀”,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由于数字货币的挖矿是由矿机来完成的,而矿机的核心部件也是芯片,所以若中国整个芯片市场都遭遇美国出口禁令,中国想获取芯片的唯一方式,似乎就变成了目前处在灰色地带的产业——数字货币挖矿,这个领域有的是办法突破封锁。另外,从市场化角度讲,对芯片需求量超大的,目前除了华为、中兴,可能就是中国的各大数字货币矿场了。目前,中国几大矿机生产商,都在开发自己的芯片,而且小有成就。


一个战略悄然实施



4月17日,就是“中兴通讯遭美国封杀”的第二天,由中国数字货币矿工主导的数字货币BCH开始暴涨,截至目前,在短短的七天之内,BCH暴涨超过70%,几乎是一次性拉升。

 

请注意,很多投资者可能会说,期间其他的数字货币都在上涨,BCH上涨不足为奇,实际上如果你去仔细看的话,其他诸如EOS等热点数字货币的上涨,早在三月末就已经开始了,并且断断续续,并非一次性上涨,而BCH的转折点,非常巧合的就是4月17日,而后一次性拉升。

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些人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或者一些人很明显地开始支持中国矿场。



4月21日,CCTV1在重点节目《晚间新闻》里面,报道了中国数字货币矿机的最大生产商比特大陆,其中报道的内容就是吹捧了一下比特币大陆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发出来的芯片。



4月23日,中央银行借助一次部际联席会议的机会,又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目前,全国摸排出的ICO平台和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已基本实现无风险退出。”我认为这条消息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站在监管的层面,认为市场已经没有太大的风险了,目前在这个市场的各类活动是可以接受的;另一方面,政府从某种程度上可能要介入这一市场去引导企业,但又要降低公众的议论,就只能是既肯定过去政策的作用,又承认当下市场的合理性。



4月24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率团考察访问了世界第二大比特币矿机芯片生厂商嘉楠耘智(中国企业)。姜洋副主席表示,“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都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要知道几个月前,中国还在摸底,准备关掉矿场,矿机生产商还都战战兢兢。嘉楠耘智正在为上市发愁,正准备转战香港,突然间天上掉下这么个喜讯,证监会副主席亲自跑过来支持。幸福来得太突然。


原因何在?

芯片、芯片,还是芯片。只有足够强的利益驱动,民营企业才能有足够的动力研发相关技术。那么,现在芯片相关行业利润最大的公司在哪?恰好就是数字货币挖矿行业,比特大陆年收入数十亿美元,而中兴通讯去年的净收入还没有比特大陆的零头,如果比特大陆等能更多地投入到芯片研发,那将是一件很值得期待和鼓励的事情。

随着政府的介入,国产芯片计划已经可能提升为某种意义上的国家战略,这就意味着跟芯片相关的市场化企业,尤其是数字货币矿机行业,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的一部分,未来要为国家意志服务。


只是谁能想到,解决中国数字货币挖矿等领域合法性的问题,竟然是靠美国封杀中兴通讯来推动的。看上去是偶然,但仔细想来,这实际上是必然当中的偶然,因为未来的竞争就是算力的竞争。




Copyright © 北京电缆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