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缆价格联盟

【深度】周永康阵营核心成员李崇禧溯源

财经2020-02-18 13:33:44

  李崇禧被移送司法,意味着与周永康曾有密切交集的3个四川省部级官员贪腐案件已全部进入司法程序。


  潘则福 陈竹沁/文


  在接受调查9个月后,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被宣布移送司法。

  2014年9月11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日前,中共中央纪委对四川省政协原主席李崇禧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李崇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贿赂。李崇禧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李崇禧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同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李崇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今年63岁的李崇禧是十八大后落马的第3个四川省部级官员。在他之前,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四川省委原常委郭永祥先后被查。

  2014年4月,郭永祥、李春城先后被移送司法。

  这也意味着,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前,与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曾有密切交集的3个四川省部级官员贪腐案件已全部进入司法程序。


  曾教育官员“迷途知返”


  公开简历显示,1982年毕业于四川财经学院后,李崇禧从四川省纪委起步,历任四川省纪委二室干事、副主任、主任,四川省纪委常委、四室主任。

  13年后的1995年,李崇禧进入四川少数民族地区甘孜州和阿坝州任职。在阿坝州,李崇禧进入正厅级官员序列。1996年,45岁的他即出任阿坝州委书记。

  履职阿坝州期间,李崇禧曾被举报过。一种说法是,李崇禧涉足当地资源开发。

  平安着陆的李崇禧在2000年8月回到省城成都,出任四川省委秘书长。其时,周永康刚刚从国土部长任上“空降”四川,担任省委书记,主政一方。

  4个月后,李崇禧进入副省级序列,成为四川权力核心省委常委会成员。

  2002年5月开始,李崇禧重回四川纪检系统,以四川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四川省纪委书记。执掌四川省纪委长达5年后,2007年5月李崇禧才不再担任省纪委书记,出任四川省委专职副书记。

  3年半后,2011年1月,李崇禧成为四川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书记。

  就在外界认为他将在人大结束仕途时,李崇禧在2013年1月,升任四川省政协主席,成为正省级官员。

  仅仅11个月之后,2013年12月李崇禧被宣布结束组织调查。一个背景是,周永康即在此前后被查。

  2014年1月,李崇禧被免去政协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主席职务、并被撤销四川省政协委员资格。

  至今,四川省政协主席这一正部级职务已空缺9个月,仍静静等候补位者。

  李崇禧落马后,曾有四川纪委系统官员向澎湃新闻回忆起其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期间的一段往事。

  这名官员称,一次李崇禧到其所在的市考察经济工作。会上,面对地级市的官员们,李崇禧脱稿即兴给在座的官员们讲了阿坝州一个县长的故事。这个县长收了礼金几天之后,因为良心过不去,主动退赃了。

  据此,李崇禧教育大家要能“迷途知返”。这名官员称,此次考察在2008年左右。


  跻身周阵营核心成员


  如果在仕途路上没有遇到周永康,李崇禧的命运或许会有所不同。

  李崇禧成为周永康班底的核心成员之一是在其2000年8月出任四川省委秘书长,辅助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之后。

  也有观点认为,李崇禧在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委书记任上,即进入了周永康阵营。

  这张以周永康为中心的关系网在四川织起后,李春城、李崇禧和郭永祥成为其间主要支点,今年7月落马的海南省原常委谭力的影响则集中在其主政的绵阳。

  和李春城、李崇禧身边密布复杂丰富的政商关系不同,擅长结交朋友的郭永祥,被认为主要为周永康长子周滨服务。周滨之外,他亦与四川本土商人深交,比如四川明星电缆董事长李广元。

  在结识郭永祥后,2004年还未正式建成投产的明星电缆被四川省科技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获得水利、石油系统的多个订单,成为中石油和几家水电、能源央企的主要供应商。

  财新网报道称,周永康2000至2002年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曾经禁止周滨到四川“折腾”。不过,2003年,周滨就开始在四川活跃。

  2000年后,四川进入水电大开发时期。

  四川一名水利系统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刘汉等人的介入,打破了国企主导四川的水利开发的格局。

  财经杂志、财新网、中国经营报的多篇报道称,汉龙集团的刘汉、中旭系的吴兵以及隐在他们身后的周滨在这轮浪潮中,拿走多条河流的水电开发权,郭永祥在其中亦助力甚多。

  也有四川厅级官员告诉澎湃新闻,早前落马的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曾在其间出力,处理遗留问题。

  官方简历显示,郭永祥在2006年至2008年间担任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分管水利。吴兵和周滨投资的两个水电站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和革什扎水电站都是在此期间上马。

  资料显示,位于雅安市石棉县的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建设之时,徐孟加正是雅安市委书记。

  一名雅安电力系统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其根据发电量估算龙头石水电站一年卖电收入在10亿元左右。

  周滨在四川政界的影响力,雅安芦山地震后一次捐助活动或可见一斑。

  一名参加当日捐助活动的雅安市官员回忆,周滨的“白手套”吴兵是当日的主角,徐孟加则派出了一名市领导全程陪同。


  密友与嫡系


  与周滨相比,刘汉在四川政界的人脉也不逊色。

  一名绵阳市老干部对澎湃新闻回忆,1994年,刘汉受时任绵阳市长邀请,投资当地的河堤修复工程。该市长承诺,河堤修好后,围出来的约300亩土地给刘汉开发。

  这笔交易,被认为开启了刘汉和地方政府官员的“蜜月期”。

  四川政界流传较多的是刘汉与谭力、李春城等人关系密切。一个四川省政法系统的消息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事实上,刘汉与李崇禧的关系不浅。

  一个例证是在李崇禧主导的甘洛县的矿业整治中,刘汉的汉龙集团获利颇丰。

  甘洛县有“西部铅都”之称,铅锌矿总产量占全国的10%,是甘洛县惟一的经济支柱,支撑着全县80%以上的财政收入和90%以上的GDP。

  《四川日报》2005年的一篇报道称,2003年8月底,四川省攀西资源开发工作会议召开后一个多月后,甘洛发生了8人死亡、5人受伤的“10?11”重大矿难事故。为避免再次发生事故,凉山州当局关闭了甘洛县247口井硐、39户铅锌洗选厂、19户铅冶炼厂、2户锌焙砂厂、4户电解厂。

  关停后,一些矿山业主和参与办矿的干部趁机竭力阻挠矿业秩序整治工作,试图让整治工作搁浅。四川省委成立了甘洛矿业秩序整治工作督导组,由时任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李崇禧担任组长,于2004年3月6日进驻甘洛展开督查。

  四川省委督导组于2004年拍卖了甘洛县10宗铅锌矿探矿权、采矿权,拍卖总收入达5.351亿元,拍卖价最高的一宗矿权达到1.6亿元。

  李崇禧落马后,《新京报》报道称,矿业整顿开始后,甘洛所在的凉山州政府收购私人矿山进行拍卖,四川矿业大佬刘汉成为最大赢家,凉山州多数矿产流入刘汉的汉龙集团和堂兄刘沧龙的宏达集团。

  四川土地信息交易网显示,2004年6月,凉山州甘洛县最大的铅锌矿埃岱矿区由四川宏达集团以1.01亿元获得该矿采矿权。

  事实上,在2008年之前,李崇禧因为深度介入矿业开发和干预工程招标,已经被人举报,但他却能从容在四川官场游走。

  有四川官员对澎湃新闻回忆,李崇禧被指在2004至2005年四川省矿业整顿中,帮助刘汉的汉龙集团通过兼并、重组小矿的方式做大。

  2013年3月,刘汉因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被警方调查。2014年5月23日,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刘汉死刑,刘汉提起上诉。8月7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对刘汉的死刑判决。死刑判决将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

  除了甘洛铅锌矿,刘汉的生意在李崇禧的家乡四川简阳,也获得巨大收益。公开资料显示,刘汉的关联公司承揽了简阳市部分重要市政工程的建设。这些工程包括简阳市区的主要道路和涵洞工程。

  2014年4月28 日落马的资阳市副市长赵涌涛,就被指在担任简阳市委书记期间,与刘汉存在利益输送,他们的之间的关联人即为李崇禧。

  除了与刘汉这些商人结交,李崇禧在四川政界亦发展亲信。

  这其中,原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和原蓬安县委书记袁菱被认为是李崇禧的嫡系班底。

  四川政界认为,徐孟加与李崇禧关系紧密,其由攀枝花市委副书记升任雅安市委书记,系得到李崇禧赏识。

  2013年12月徐孟加被立案调查。2014年6月,徐孟加被移送司法。

  四川省纪委的通报称,经查,徐孟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与其兄共同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长期与有夫之妇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有雅安官员对澎湃新闻表示,通报中的“与其兄共同收受巨额贿赂”是指徐孟加通过其兄在多个项目上持有“干股”,或者直接提成。

  雅安一名副厅级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徐孟加与李崇禧、李春城是稳定的牌友,3人常一起在私密场所打麻将。

  “地位悬殊的牌局中,徐孟加常被调侃。”这名官员说。

  袁菱是另一位被传与李崇禧关系密切的四川官员。

  2013年9月18日,四川省纪委宣布,时任四川省蓬安县委书记袁菱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袁菱被调查后,接近四川纪委的人士对澎湃新闻称,其涉案金额巨大,其主要问题之一是大量插手蓬安县工程。

  据《新京报》报道,袁菱落马后,李崇禧要被调查的消息就在四川官场流传。

  3个月不到,李崇禧果然应声落马。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0月,袁菱担任西充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2006年9月,袁菱成为蓬安县县委书记。

  李崇禧在2002年5月到2007年5月期间担任四川省纪委书记。


  韩宗山案幕后推手


  2002年至2007年,李崇禧重回省纪委担任“一把手”,被指排除异己,培植亲信。一些省纪委常委和室主任的任命,曾引发争议。

  “李崇禧脾气暴躁且作风独裁。他搞一言堂,省纪委常委会的议题基本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一名曾在四川省纪委系统服务多年的官员如是评价曾经的上级李崇禧。

  对此,一名接近四川省纪委的人士表示认同。

  30多年前,李崇禧刚刚大学毕业,进入省纪委时,是第一批拥有财政学本科教育背景的专业办案人员,他凭借突出的办案能力,很快便脱颖而出。

  等到2002年,在历经主政一方及省委常委、秘书长的“高位”之后,重回“监督者”岗位的李崇禧对于权力的使用开始呈现滥用之势。

  2005年前后发生的攀枝花原副市长韩宗山案,曾轰动一时。这位副市长,在攀枝花市民望颇高,至今仍有颇多市民为其叫屈。

  据四川省纪委通报,此案系由攀枝花市竹湖园改造工程牵出。2001年9月,攀枝花市副市长韩宗山在竹湖园改造工程招标中,以中标人成都武侯祠古建园艺开发中心只能做古园林建筑为由,授意市建委将中标单位变更为适宜做现代园林的广州穗芳花卉发展公司。

  2004年中旬起,省纪委开始对此案进行查处。2005年3月,官方媒体率先报道了此案处理情况,攀枝花市建委原主任、市建设局局长、副局长、总建筑师均以受贿罪被判刑。

  2005年1月起,韩宗山被“双规”了100天,直到2006年1月才被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韩宗山在担任攀枝花市副市长期间,从2001年至2004年,利用主管城市建设、规划等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并先后2次收受他人贿赂2万美元和人民币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项指控均与竹湖园改造工程无关。

  韩宗山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当时有关人士找到攀枝花市建设局,提出要承揽竹湖园工程,“口气很大,通过建设局暗示她来头不小,背后是李崇禧。”

  “如果我要讨好李崇禧,给她就是了。”韩宗山说,他深知武侯祠古建园艺开发中心资质不足,拿到工程也会外包,无法在83天的紧张工期内完成建设并保证工程品质,因此坚决抵制将工程交给该公司。

  韩宗山称,该公司参与了投标,但“根本不可能拿到这个项目”。而李崇禧主导下的几次四川省纪委通报,“为了保证整个案件来龙去脉是一个轨道,而指鹿为马”。也正因此,他得罪了李崇禧,招来其“挖地三尺、制造冤案”。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曾在李崇禧身边工作的一位知情人士说法称,李崇禧曾向当时攀枝花分管城建工作的副市长韩宗山“打招呼”,帮助某私营企业主延揽攀枝花市的一个项目工程。然而,韩宗山并未从命,李崇禧属意的企业最终落标。“为这事,李崇禧当时勃然大怒,认为韩宗山不给他面子,于是力促纪检部门调查韩宗山。”

  韩宗山称,省纪委对其“双规”期间,同时还对其妻子进行“双规”,致其多次休克。迫于此,他才违心承认受贿事实,配合纪委口径改变口供。

  在司法阶段,韩宗山及其辩护律师始终坚持做无罪辩护。辩方称,检方指控的两笔受贿,2万美元是好友给韩的儿子国外念书的“借款”,口头协议归还;1万元则是老乡给韩的岳父生日时送的礼金,且在“双规”半年前已主动退还。另外,没有充分证据证明韩宗山为两人提供过谋取利益的帮助。

  在庭审中,韩宗山曾动情地说:“我是不是贪官,历史自有公论。”

  该案经一审、二审,法院最终判决韩宗山受贿罪名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半。

  今年年初,韩宗山已减刑出狱,目前仍在考虑如何申诉。


  形势急转直下


  2012年12月,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落马。

  他也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第一位省部级官员。当时,即有川内消息人士认为李春城落马指向周永康。

  彼时也有四川官员认为,李春城出事应该是成都任上的问题。

  不过,情况在四川省委原常委、副省长郭永祥被带走后,发生了改变。

  郭永祥是周永康从国土资源部带来的秘书,在周永康上调中央后,郭出任四川省委常委、秘书长,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最后在省文联主席任上退休。

  2000年入川任省委书记,2002年晋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后离开四川,周永康在四川主政前后3年。

  周永康之前的两任四川省委书记均出自本土。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名省委书记主政四川长达18年。

  两名四川省厅级官员向澎湃新闻证实,主政四川初期,周永康干得并不顺心,“有时他的施政意图未能顺利传达,一些人事动议也未能顺利通过。”

  此后,一些退休居二线的省领导亦不时“指点”周永康具体工作。一名从四川省委退休的官员回忆说,一名原四川省领导就多次提醒周要多往北京跑,才会有项目落地四川。

  “那时他可以信任的就是两个秘书郭永祥、冀文林,但这显然不够。”一名从四川省党委系统退休的官员说。这名官员曾与周永康有工作上的交集。

  李崇禧、李春城等人先后进入周永康视野。

  其间,周永康在四川与李崇禧、李春城、谭力等人结成政治盟友,并与包括邓鸿在内的多名川籍商人发生交集。

  多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四川官员均认可一个观点:成都申办2000年西部论坛或可看作周永康扭转局面的重要节点。

  一名接近四川省委的人士认为,西部论坛让周永康被四川各界认可,而一些人士在筹备西部论坛中表现出的异于常人的激情,也让周永康看到整合川内政治资源的可能。

  可以证实的是,当年操办西部论坛的骨干力量,后来均成为周永康的“圈内人”。他们是会展商人邓鸿,时任《成都商报》社长何华章、时任西部论坛筹委会办公室主任谭力、时任成都副市长李春城等。

  改变最快的是谭力,他在西部论坛结束后5个月,就从成都被调往小平故里广安出任市委书记。

  “他们凭借此间的表现,赢得了周永康的信任。”一位四川省党委系统退休官员对澎湃新闻说。

  一篇发于2000年10月18日的新华社报道或可还原当时的部分细节。

  时任西部论坛筹委会办公室主任谭力向新华社介绍,2000年3月成都市开始酝酿举办西部论坛的设想,立即得到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赞许。

  6月15日,原国家计委同意在成都举办西部论坛。从6月15日到10月20日论坛开幕,仅有4个月时间。

  新华社报道称,为了如期举办论坛,谭力带人到上海学习举办“财富论坛”的经验。随后,美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国内最好的施工队伍被请到成都,在短短100天时间内,将一座3万平方米的场馆建成了具有国际水准的会议中心。

  主政四川后,周永康倡导干部要有“干”的激情。对于“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这样解释:“所有的目标都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现在集中一点就是干。”

  彼时谭力是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名宣传官员对省委书记的话语习惯使用熟稔,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他说 :“我们把与国际接轨、按国际标准办会当作一种动力,在学中干,干中学。

  谭力还向记者介绍,成都注册了“中国西部论坛”名称、会标,利用西部论坛的品牌对会议进行运作,除市政建设外,没花省、市政府一分钱。

  谭力落马后,有成都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当时没花政府一分钱,是因为有何华章的《成都商报》为论坛提供了赞助,但具体金额不详。

  据腾讯财经报道,进入政界后,何华章曾在酒桌上炫耀,自己走入仕途的最早的资本,就在于西部论坛上,受到了时任省委书记周永康的公开夸赞,并被亲切地唤作“小何同志”。

  另一名因西部论坛进入周永康视野的人士是后来成为成都多个大型商业地产项目公司的操盘者邓鸿。

  邓鸿1990年代开始介入成都的会展经济,并因此握有政界资源。

  公开报道显示,成都市政府的一些重大商务、政务活动多在其拥有的高档酒店内进行。

  2000年的西部论坛的会场,即设在邓鸿的成都国际会展中心。

  2000年至2002年间,这些盟友紧紧围绕在周永康身边,一步步做大利益联盟。

  这一切在2014年7月29日甚至更早之前就戛然而止。

  当天下午6时许,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此时,李崇禧已经失去自由8个多月了。(本文选自澎湃新闻网)

Copyright © 北京电缆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