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电缆价格联盟

【矿山工匠】筑梦“铁人”张柏林

首矿网微平台2019-10-13 07:48:57

点击关注首矿网微平台,置顶公众号

矿山热点,不容错过


匠人心语:他这一辈子注定与“石头”有着深深浅浅的缘分,无论是巧用石头研究“电机车掉道最佳处理方法”,还是开上矿车全年拉矿石超一万车,勤思巧干,勇敢无畏,坚持不懈,成就了“铁人”张柏林的梦想。用他的话说:“人活着总要有个奔头,有个目标,不然这日子过的多没意思。”

张柏林,1951年出生,1970年中学毕业后到首钢矿山工作。从业三十年,曾获得“全国冶金工业劳动模范”、“首钢四化尖兵”等多项荣誉,多次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曾作为首钢工人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春节团拜会,亲耳聆听了胡耀邦总书记的讲话。1978年,以张柏林命名的电机车小分队在全国同行业劳动竞赛中名列榜首。


从平凡的机车调车员岗位干起,风雨无阻是他的坚守,总结“电机车掉道最佳处理法”是他智慧的闪光,大地震中急中生智抢救国家财产是他勇气的体现。转岗矿车司机后,成为一员打产“猛将”,创造出一年拉矿排岩一万车的记录。这一个个故事,让笔者对这次寻访满怀期待……


勤思则得,巧用石头成“专家”


第一问:七十年代,张柏林仅仅是一名普通的机车调车员,为什么会在不起眼的岗位被许多人知晓?


对此张柏林曾经的段长陆广善说:“张柏林脑袋瓜儿灵,一米八的大高个子,一身的力气,关键还有巧劲儿。”


张柏林是开滦矿工的后代。1970年,年仅19岁的他来到首钢矿山,在水厂运输车间当一名调车员。调车员属于铁路最一线的工作,不论刮风下雨,烈日酷暑,暴雪严寒,都必须露天作业,不仅是个“苦差事”,而且责任重大,许多人都不愿意干。当时有个说法:“好汉不爱干,赖汉干不了。”但张柏林却干的很起劲,用他自己话说:“站在机车上,用手语指挥,就像将军发号施令一样,很带劲!”年轻的张柏林将火一样的热情投入调车工作中,不仅出色完成任务,而且从未发生过一次责任事故,他所在的车被人们称为“虎车”。


张柏林当时工作的机车主要在采场内作业,并不是平路行驶,而且因负责拉运矿岩,铁轨和机车要跟随电铲作业点位的变换阶段性移动。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随着线路频繁移动,新轨道的铺设因时间、环境等因素的制约,无法达到百分之百适应电机车行走,如果遇到底部不平、两轨不平行、雨季土地不实、偏载等问题,极易造成车厢掉道,尤其是机头在后方推着车厢前进的情况。处理电机车掉道,传统的方法是靠电机车头的拉力强硬拖拽车厢回到轨道上,但这样车厢轮子就会直接接触枕木,此时的枕木就像面条一样,被轮子一切就断,不仅会损坏铁轨,而且重新补铺枕木、铁轨也会耽误生产。


在机车上工作久了,张柏林自然也被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看到大家都在挠头,不服输的他心想,环境改变不了,但快速处理的办法一定会有的。从那以后,他开始四处搜集资料,听说有位叫薛常发的老师傅处理电机车掉道很有经验,他就经常找薛师傅讨教,并且跟着薛师傅一起去处理事故。一老一少两人互相配合,倒真是把传统的方法改进了不少,耗费的时间也缩短了很多。薛师傅也因此常夸张柏林有悟性。

经过“取经”后,张柏林很想自己独立作业以检验学习效果。一次下夜班,他刚到宿舍,就听说有一辆电机车车厢又掉道了,情况紧急,张柏林赶紧赶到现场。更糟糕的是,这次电机车停在了铁路的交叉口,上面拉料的车下不去,下面的空车上不来,按照以往处理调道的方法怎么也需要几个小时,过不久就得停产了。现场一片狼藉,里里外外围着二十几人,车厢在车头的牵引下,左动动,右挪挪,就是不上铁轨。张柏林绕着车厢转了一圈,突然看到了地上的石头,他灵光一闪,找到班长说:“你让我试试,但也不敢说肯定能行。”班长征求几位领导意见后同意了。


“哥几个帮我找点石头,要个儿大的,多找点儿。”张柏林和身边的同事大概比划下石头的大小和形状,一个人扛着180多斤重的车厢“回原器”(俗称“道爬”),在轨道边放置妥当,然后从同事们找来的石头中挑选合适的,从掉道车厢轮边平缓的铺设到“道爬”,最后在后轮转向架靠铁轨一边穿一根很长的钢丝绳。四个车轮的石头都铺设好后,张柏林又找来黄油,涂抹在石头和“道爬”上,然后开始指挥司机开车!说来也奇怪,这次的车厢听话了,一点一点的随着车辆前进,顺着张柏林铺设的“路”向轨道靠近,最后只听“咣当”一声响,车厢两个前轮稳稳的上了轨道。随后张柏林和几个同事赶紧抓住钢丝绳,调整后轮方向,随着另一声悦耳的震响,后轮也稳稳的上了轨道。霎时间,人群里响起欢呼声、叫好声,喜悦的情绪弥漫了整个路口。整个故障的处理前后仅用不到一小时。


张柏林处理电机车掉道的方法看起来很简单,说起来无非是用石头铺设一条回轨路,按理说这个过程只要看过一遍就能记住,但随后的事实证明,大多时候处理这类事故,只有他能做到“药到病除”。其实,看似简单的方法,想要成功需要破除很多因素的干扰。比如,“道爬”放置前,车轮必须要偏向铁轨,如果此时大致平行于铁轨,就要调整车厢下面的转向架。“道爬”要放置在车轮行驶方向与轨道的交叉处。另外,在铺设石头时,要综合考虑土地的夯实度,如果石头太小完全陷进泥土起不到作用,石头太大又会起反作用,严重的话原本在轨道上的车轮也会因为动车而掉道。这些方法和技巧,是张柏林在工作中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对处理电机车掉道事故至关重要。慢慢的,处理故障多了,张柏林“小专家”的称号也在同事之间悄然流传起来。


莫言砺小无处用,莫笑人微不成功,留心用心于妙处,事小亦能除大痛。


难忘的1976,危难造就英雄


第二问:在电机车上工作十年,有没有您最难忘的时刻?


对此张柏林说:“我的工作一直都挺普通的,也就数那一天的活儿,是我做调车员最难忘的经历。”


张柏林所说的那一天,也令许多国人难忘。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当天,前夜张柏林正好是夜班。地震发生时,张柏林突然感觉车厢在抖动,而且抖动的越来越厉害,他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即发出停车信号。看到信号后的司机也迅速反应,将电机车停下,当机车上的人员聚集到一起时,大地的震动已经非常剧烈了,大家突然明白并惊慌地喊着:“地震!跑啊!”张柏林也随着人流拼命的跑,可奔跑的过程中,他发现周围一辆辆满载的电机车摇摇欲坠,脑袋像是被铁锤砸了一下似的,他突然想到:“车怎么办?”这时,他做出了个异于常人的举动,立刻掉头往回跑,身边的同事一下拽住他的衣角喊:“你疯啦,还往回跑!”“机车必须打死,不然会翻车的,你快走,我自己回去!”张柏林一边喊,一机边跑向机车。


从恐慌中强迫自己冷静,凭借着对电机车的了解,他知道这短短的几分钟,就能决定这列车厢在这场地震中是否平安。当时电机车十数节车厢都是满载,随着大地的震动电机车缓慢移动,只要几分钟,电机车就会具备非常大的动能,这样溜车很可能造成翻车,货物倾洒是小,破坏了线路和周围设施,后期修复、整改的费用巨大而且浪费时间。


张柏林想:“电机车移动虽然缓慢,但此时也具备了一定的能量,如果首先制动前端车厢,那么动能冲力会把车厢挤出铁轨,制动尾端则会让前端推拽。在车两端制动虽然安全,但是仅凭他一个人,单面制动效果肯定不好。他决定拼一把,制动中间偏后的车厢,而且是在轨道临近转弯时,虽然危险但有一定的把握。当车辆的前两节车厢经过弧度轨道时,张柏林在外侧用两个铁楔迅速将两个车轮楔死,车厢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前面的车厢被托拽,后面的车厢被顶住,单侧制动被转弯的离心力抵消,车辆停住。他没有就此收工,把剩下的几个铁楔以最快的速度将临近的两个车厢卡死,铁楔不够怎么办?他又想到了“石头”,虽然与“铁楔”的使用效果差距很大,但好过没有,就这样,张柏林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把车轮卡的死死的,看到电机车稳住,他这才放心的离开,此时的他已经浑身是汗。


地震发生不久,主管领导焦急的赶到现场,向张柏林询问情况,他一边擦去额头的汗水一边说:“没事,车轮都卡死了,车没问题。”事情过后,他的领导说:“生命重于泰山,逃命无可厚非,可在关键时刻,张柏林能想到抢救国家财产,他是矿山的英雄!”


从回忆中走出来,笔者问张师傅:“当时真的不害怕吗?”他回答说:“怕!怎么不怕?那也不能把车扔下不管哪,我有责任!”英雄不是无所畏惧,而是害怕却还能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忆少年,往事不可追;人有情,百里矿山留其名,风雨十载,不负重任真情怀。


勇挑重担,创造“一万车”记录


第三问:张柏林所在的电机车曾被称为“虎车”,他走上矿车司机岗位后,更是曾提出一年拉一万车的奋斗目标,他是怎么做到的?


对此张柏林的同事说:“一年一万车,啥概念?更疯狂的是他完成了,还看到了胡耀邦总书记呢,咋能不让人羡慕!”


1978年,在热火朝天的劳动竞赛中,张柏林向领导提出调整生产组织形式,把五台电铲和两台机车组织起来,搞采运“一条龙”协作赛,成立“张柏林小分队”,和全国矿山同类型电铲、机车比赛,在领导支持下,他自告奋勇当了“龙头”。


作为“135”机车的调车员,除了指挥好机车,张柏林想尽办法多拉矿、创高产。电机车装车主要由调度室安排,那时候超产也没有奖励,多拉少拉工资一样,于是有些年轻人想趁着排队的时间多歇会儿,张柏林看到有人耽搁,立刻主动提出先装他的车。有时候电铲需要更换铲牙,所有的电机车都停车等待,只要遇到这种情况,张柏林就下车帮忙,原本只能等吊车吊装的二百多斤铲牙,张柏林一下子就抱起来,三下两下就给装上了,甚至需要半天到一天的活,他半个小时就完成了,不管干完多脏、多累,之后他又不顾一身的油泥继续指挥装车。这一年,张柏林小分队前三个季度就完成产量216万吨,提前一个季度超额完成国家计划,名列电机车小分队全国第一名;这一年,“135”机车产量翻了一番,整整干了两年的活;这一年,他瘦了十多斤,出工整整600个,被评为全国冶金战线劳动模范。

有人说张柏林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还有人说张柏林根本就不会享福,一辈子劳碌的命。1980年国民经济调整,水厂区引进了二十辆大型矿车,但因开大车需要整天围着山头转,是个艰苦岗位,所以谁都不愿意干。那些日子,张柏林回家怎么也睡不着,反复思考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当一名大车司机。于是做了近十年调车员的张柏林开始向领导请求开矿车,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学习,很快就掌握了开车技术,成为一名正式的矿车司机。


1981年初,矿山掀起为四化立功活动的热潮,此时张柏林刚刚走上矿车司机岗位7个月。在矿里召开的动员大会上,张柏林提出自己要“全年拉矿一万车”的目标,有人说:“你刚学开车,一年拉一万车可不是闹着玩的。咱们个人最高纪录也不过六、七千车。”可张柏林说:“人活着,不能连个目标都没有,不然没意思。”


张柏林自己定下目标后,细细的算了一笔账,全年一万车,每月得完成833车,满打满算一天不落平均每天也得拿下27车,如果稍一放松,计划就会落空。可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的脚步,他年初外出开会就浪费了四十五天,按照他算的账,已经少拉1200多车!到矿后,为了夺回损失、抢回丢掉的产量,张柏林拼了命的开着矿车在采场“奔跑”,吃饭、休息、上厕所的时间全被他算的清清楚楚,每班一干就连续十二、三个小时,不知底细的都不知道他究竟上的哪个班。有时夜班等铲装矿容易犯困,他就干脆下车检查车况,搬搬路面上的大石头,或清清电铲“道眼”,为顺利拉矿做好准备。平时,他不管在哪台电铲作业,只要电铲出了问题,凡能上手的,他从不袖手旁观,电铲倒电缆、换大绳、换牙尖这些活,只要让他遇上,每次都是抢着干。他胳膊粗,抱起二百五十多斤重的铲牙,三下两下就安好了。因为异于常人的气力,大家伙儿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天车”。


除了争分夺秒抢时间,张柏林总结了很多经验,比如说矿车的停车方位,什么样的位置装料最佳,怎样把车装平稳,车跑起来既安全速度又快。想要拉矿多,车况就要好。张柏林是个勤奋好学的有心人,每次修理工人处理汽车故障,他都注意留心观察,不懂就问,努力掌握修车技能。工友们看到他的衣服口袋里经常装着保险丝,遇到保险丝烧断时,就随时接好。他的车上也常备着各种小工具,出现小问题自行解决。一次,在行车换挡位时,突然,方向档杆下部活节螺丝脱落下来。若等修理工就得很长时间,他把车听稳,拿起扳子,一头钻到车底盘下就修起车来。车修好后,他的工作服也全是油,他随便擦了擦就又上山了。


辛劳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果实,经过一年的艰苦奋战,张柏林跑赢了时间,到年底,他安全拉矿排岩10113车,完成了自己目标,同时也奇迹般的创造了生产的最高记录。


1982年年初,张柏林作为首钢工人代表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春节团拜会,荣幸的见到了胡耀邦总书记,亲耳聆听了总书记的讲话,他说那是他一辈子最高的荣耀。从北京回来的张柏林浑身是劲,他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全年拉矿誓超去年!”到年底时,他完成了10200车,又创造了纪录。


痴人用嘴说梦,铁人用汗筑梦,无需浮夸,事实说话。


严父良言,身正心自安


跨越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目标。张柏林仿佛停不下来,他还是保持着那种拼命的精神,产量班班第一、月月排头。此后因工作需要,张柏林转岗到公安分处,直至内退。


回忆整个青年时代,张柏林几乎把全部的激情和热血留在了采场,造就了“铁人”传说。他说:“能有这样的勇气和成绩,半数要归功于我父亲的教诲。”父亲的每一句良言都像一双无形的大手,助推着他不断的向前,不懈怠,不放松。


父亲说:“在外学习,就得学出成绩,别让人笑话!”所以他在干调车员期间,脚被钉子扎了,仍坚持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父亲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大事面前要有担当。”所以他在十年保卫工作期间,敢于与不法分子做斗争。
   父亲说:“做人要善良热情。”时至今日,他看到小区里有老人晕倒,在一众围观人群中走上前来把包放在老人头下,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帮老人找家人。


当所有往事一一浮现心头,张柏林仿佛又置身于火热的劳动场景中,那些青春里的困顿和艰辛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模糊,但“铁人式”的奋进精神却怎么也抹不去、忘不掉。 

来源:《矿山工匠》

作者:付学志

编辑:张  伟

出品:首矿网微平台

Copyright © 北京电缆价格联盟@2017